Single post

365bet在线手机版:《谍影重重3》现《越狱》影子 冲击想象力(图)

作为《谍影重重》系列的最后一部,《最后的伯恩》即将在天津万达国际影城独家上映。

由罗伯特

勒德姆小说《伯恩三部曲》改编的《谍影重重》系列,经过《身份》《霸权》两部影片牢牢锁住影迷的心后,终结篇《最后的伯恩》闯进天津电影市场,与同档期的《虎胆龙威4》一较高下。

据说,当年武侠大师古龙先生在传统的武侠小说面前徘徊不前时,一部007电影拯救了他,他创作了不朽的楚留香,盗贼中的大元帅,流氓中的佳公子。

很多年之后,当邦德困惑于如何在模式化的间谍片中寻求出路时,又出现了一部电影,那就是《谍影重重》。

作为“伯恩三部曲”的收山之作,《最后的伯恩》在北美地区上映时,有3660家院线同时上映该片。

7000万美元的三日票房成绩宛如风卷残云,排山倒海般刷新了一连串纪录:周末票房登上当月之最,失忆题材电影首映周末票房第一,顺便也把“刺客、杀手电影”首映周末票房冠军揽入怀中。

随着《谍影重重3》的完美回归,一种穷途末路下不容喘息的欧洲风格把传统的间谍电影彻底颠覆了。

本版撰文刘峥

同样讲述的是特工生涯的系列电影,在保留动作、阴谋等这一题材必备的元素之外,《谍影重重》早在2002年就充分发扬了“不走寻常路”的精神,把这个特工定义成失忆的“弱势群体”。

当年,伯恩被渔民从海上救回来就患上了失忆症。

带着“我是谁”的疑问,这个身怀绝技的小子在重重迷雾中找寻真相。

在接踵而至的阴谋面前,伯恩无助得俨然一个失去母亲庇护的弃儿。

然而就是这种“极限生存”的环境见证了一个特工的成长。

没有高科技武器,没有情报局支援,伯恩深知靠别人不如靠自己的真理,伯恩就可以拿下两名海关,当然这个时间同样适用于巡警和杀手;给他两秒钟,他就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一本卷起的杂志对付一把刀,用煤气管道和烤面包机制造爆炸,用公共电话簿和前台小姐确定对手的酒店房号。

当然,你要是愿意给伯恩三秒钟,那么任何一张市区地图以及列车时刻表就已经复制在他的脑袋里了,这本事绝对不比机器猫的记忆面包差。

此故事还至少验证两个观点:第一,失忆者的脑子绝对好使;第二,《越狱》的成功和“谍影”有直接联系。

“谍影”系列电影冷峻的风格一直为影评人津津乐道,其实说白了是真实的感觉。

与传统间谍随身携带的录音笔、探测表、个性车不同,伯恩这个间谍可以说是身无利器,连座驾这种逃生工具也是偷来的,更别说有把像样的枪。

可是即便是再普通不过的物品在伯恩手中也能“回收利用”,有的时候还能变废为宝。

在“谍影”第一部《伯恩的身份》中伯恩没有手机,只好通过公共电话系统找到自己的号码,然后确定住址,之后又用座机查到了对手兰迪的房号。

在《谍影重重3》中,伯恩照样通过电话耍了不少小花招。

没有国籍、没有过去,简直就是一个“三无”人员。

更牛的是,这个“三无”人员居然受过特殊训练,身手十分了得,让人觉得更加不可思议。

要说他完全失去了记忆也挺好,踏踏实实地重新做人,当个富豪的贴身保镖没有问题,不过编剧却偏偏让他保留了记忆的零星片段。

这么牛的一个人却是一根筋,非要查出自己的身份不可,悬念就这样一直折腾到第三部。

这算是一个精彩的背景,具体悬念和杀机只有看过影片才能真正体会。

精彩之二在于影片的场面与剪辑。

《谍影重重》向来不缺惊心动魄的逃生场面,从酒店到街头、从街头到地铁、从地铁到货轮、再从货轮逃回地铁,整个过程高潮迭起、一气呵成,然而在剪辑节奏上恰恰走到了传统特工片的反面:没有令人匪夷所思的长镜头,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快速切换。

导演保罗

摄影师手持摄影机拍摄的充满晃动的追逐场面、闪电似的凌厉快速的镜头剪辑,无时无刻不在刺激人的肾上腺素,像坐着过山车一样,高潮一浪接着一浪,将近两个钟头的电影让人一直心惊肉跳。

现在流行的CG特效制作并没有在这部影片中有过多体现,处处透露着真实与身临其境,让人体会真实的精彩。

精彩之三在于影片的国际化取景。

伯恩天南海北地跑着,从莫斯科跑到了马德里、巴黎,也在伦敦和丹吉尔做过停留,最终在纽约了结仇怨。

伦敦的希思罗机场、肯尼迪国际机场、巴黎滑铁卢火车站,还有在马德里的阿托洽火车站,多种文化多种风光也成为影片的精彩看点之一,这些在你第二遍看影片的时候会有更深的体会。

利曼执导,已经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,他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间谍故事不动声色地移植到了今天,用简单有力的节奏解析复杂的剧情:一个遗忘了姓名的普通人为何拥有异于常人的技能。

谜底已经在第一部揭开:他是杰森

伯恩,一个训练有素的超级特工。

至于他为何成为一个失忆者,被放置在第二、第三部去讲,实际上这不过是剧情的一条行动线索,没有观众真正关心他是如何成为现在的杰森

第三部《最后的伯恩》基本延续了第二部的情节:失忆主角寻找自己的身份、脱离组织的杀手被追杀、不知情者被卷入致命阴谋,这些都是间谍片中的主流剧情。

这样一来,好莱坞卖座片的续集往往会陷入一种危险,那就是不知疲倦的视觉轰炸,银幕上不断出现爆炸之类的壮观场面。

幸而《最后的伯恩》没有,这完全归功于格林格拉斯晃动的摄影机。

如何不依靠CG技术、不依靠吊钢丝、不依靠烟火表演、不依靠人海战术拍一场扣人心弦的高手对决场面,似乎已经成为商业大片的创作瓶颈。

《最后的伯恩》的第一段高潮就让观众重拾信心。

从CIA对《卫报》记者的实时跟踪监听到伯恩现身指挥记者在地铁站逃亡,到最后记者被特工狙杀,在整个过程中,摄影机无比灵动、剪辑自由跳脱,游刃有余地交待出这一事件的台前幕后所有人物的位移。

这是格林格拉斯最得心应手的手段:将一次行动中所有元素、所有单位都来个从容交待,然后快速交叉剪辑,给观众一种窒息的监控感,加上手持摄影带来的纪实感,产生既紧张又满足的愉悦。

现在这年头,小孩子都懂得啥叫节奏,那就是有张有弛,但是一猛到底的电影也不是没有,你看《谍影重重3》就知道了

伯恩终于凭借自己的特工本领将对手干掉。

然而,令他悲痛万分的是,他也失去了陪伴自己出生入死的深爱的女人。

更糟糕的是,无论杰森

伯恩怎样回忆,依然想不起自己的过去。

不等他冷静下来好好“寻找回”自己真正的身份,中情局派出的杀手接踵而至。


bckbet下载_bckbet会员登录_bck体育app靠谱么